高中阶段应不应该文理分科(作者:民哲老师)

我曾有幸做为社会各界代表(共10人)之一,参加了由《中国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和教育部新闻办共同举办的“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征求意见座谈会,并以《高中阶段文理不应分科》为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这是我在交流会上的发言提纲:

作为一位家长,我对儿童家庭教育十分热爱。关于中学阶段文理分科这一目前社会热点问题,我持否定的态度。我的理由主要有三方面:

首先,我认为:高中阶段仍属基础教育范畴,学生的培养重在面而不应在点。

一个人走向社会不论从事哪个行业,干什么工作。他的工作绩效如何很大程度取决于其专业水平的高低,但是,他的知识结构是否合理,基础学科的知识是否扎实全面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例如:为什么我国的大学生,研究生毕业后其中有很多人不能很快胜任自己的工作?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知识面太狭窄,没有一定的视野宽度。从知识的角度上讲,绝大多数人的事业高度不是单一的由深度或广度决定,而是由两者的有机结合决定。再如:我国目前复合型人才比较短缺,以我国的银行业为例,现阶段对于各银行来说,缺乏的大部分都是既懂金融知识又精通计算机应用或者既懂金融知识又有其它专业背景的复合型人士。近几年来,我国的高等教育虽然也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和改革,但我认为,高中阶段不应分文理科,中学的教改才能与高校改革更好地衔接。

其次,高中文理分科强化了学生偏科程度,不利于今后复合型人才的培养。

以我儿子为例,他曾就读于海淀区的一所市重点中学高三理科实验班,他上高一时就非常漠视政治、历史和地理的学习。作为一个十分重视孩子全面发展的家长,我对此问题十分担忧和重视,可与他沟通了几次后,发觉并没什么显著效果。难道是他没有兴趣?答案显然不是:因为他从小就很喜欢阅读历史和自然方面的书。只是当他决定了学理科后,自然非常清楚高考不用考政史地,于是毅然远离了他一直很感兴趣的科目。据他描述:“我们班的同学有很多上政史地课时都在写其他主课的作业,觉得政史地课就是浪费时间,我不管怎么说还听课呢。”现在的孩子都非常实际,而且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的确很大,如果高考不用考他们自然就不会认真学。我想这种现象是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性的。这种现状如果不改变,从长远考虑,无论对学生个人的前途还是对国家的未来发展来说都是极为不利的。因此,我个人认为:高中阶段文理分科弊端多多。

第三,高考增加考试科目与增加学生负担没有必然联系。

也许有人会认为高中文理不分科自然要增加考试科目,这样会加大学生的负担。对此,我完全不赞同这种观点,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主管部门如何加大必要的引导。我认为增加考试科目的同时,如果把考试的难度降下来就不会增加学生负担,偏题、怪题少出甚至不出。如果引导的不好,即使考一科也未必会降低学生的负担。与此同时,应逐步提高各高校的自主招生录取比重,给更多地学习不拔尖但综合素质较高或者单科成绩特别突出的学生多一次选择的机会,这样更公平一些,也有利于国家对专才的选拔和培养。我认为这就是一种正面引导。

另外,我认为应该把高中的体育成绩计入高考成绩中,这样规划更科学,也很公平。据来自北京教委的数据,北京的中小学生的身体素质已经连续20年持续下降,外省市也许问题更严重。很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只靠上级有关部门号召和强调,是不会有明显效果的。我国对中小学生的素质教育和减负号召了很多年,可是,为什么没有很好的效果。减负减负越减负担越重!这和国家有关部门的引导力度不够有很大的关系。


恰逢其时,《中国教育报》的记者也向我儿子晨晨约稿——一名高中生如何看待文理分科,我看后感觉有些道理。


文理不分科 我投反对票


晨晨


作为一名高三理科学生,我在听说关于取消文理分科的提议时,脑海中首先反映出一个算式:6+3=9,这无疑使已经焦头烂额的我从本能上反对这个提议。


在潜意识中,文理分科已经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理化学不下去的男生和一些很文学的女生走进文科班,剩下大部分同学作为理科生继续学习理化生——在一年的高中学习之后发现自己的长处并将之发扬光大,可以使我们节省许多不必要的时间与精力。虽说师长们成天强调:“每个人天生脑子都差不了多少……”但每个人都有相对擅长的部分,这是不争的事实。如今的文理分科尽管达不到对每位学生因材施教,但至少是一个萌芽。对于要掐断这萌芽的观点,本人绝对不敢苟同,并将对其进行如下抨击:


首先,我们要弄清产生取消分科这观点的原因。不少专家担心学生偏科现象会导致个人发展的缺陷,因此要取消分科。诚然,进入高二之后我们对自己没有选择的科目不再过问,仅存的会考也只是为了通过会考了事,由此衍射出中学教育的范围之窄、倾斜之大不容忽视,但不应该将之归罪于文理分科,而应从高考制度乃至全国的教育体系着眼。客观地说,目前的高中教育模式初衷是很合理的,为不同的学生提供不同的教学课程与考试,同时设置了毕业会考以确定毕业生对各科具有足够水平的知识,以避免所学太窄太偏。但事实远没有预想的美好,甚至还是畸形发展着。据笔者的推断与猜测——畸变的存在主要来自就业与升学的压力:教学资源短缺加剧了高考中的竞争,也催生了全国上下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也迫使学校与学生曲解高中教育的本意。无论什么样课程安排,最后都会多出一年的时间来复习;不管多么复杂得考纲也会被学红了眼的学生“吃透”;再怎么丰富的课外活动,只要是“考外活动”,到了高三便无人问津……如此严重却常见的畸变现象中,区区偏科显得不足为奇。而支持取消文理分科的人们(以下简称消分派)却抛开压力不谈,认为学生偏科、对某些科目忽视只是因为文理分科,未免有些武断。


其次,消分派还对消分之后的前景作了展望,认为学生会更加全面发展,本人对此不敢苟同。社会上的关于“全才”与“偏才”的优劣尚未清晰,直接将全面发展定位目标似有不妥。而以本人对我国教育十一年半的体验来看,学生们在全面发展前会很累,甚至比现在还累。我国学生素有追求完美的的优良传统,就连美国sat考试的一万两千个单词都能了如指掌,以本国语言编写得考纲自然也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正是因为中国考生“绝对要100%掌握,不管费多大劲”的信条,旨在拓宽知识面的2010年的课改只办了一届便无以力继。试想如果考纲从六本变为九本,学生们会放松要求吗?家长们会放松要求吗?学校敢冒升学率和家长之大不韪放松要求吗?竞争形势允许学生不把所有内容全部掌握吗?由此看来,希望增加高考考纲内容的消分派专家未免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


本人以为,当前的基础求变的确是必要的,但方向无疑应得到重视。初期的行动应该是改良会考,保证毕业生已掌握各学科一定水平的知识,足以解决非专业的问题不只偏科,然后是改进课程即所谓的“课改”,应以拓宽知识面为目的而不应拓宽高考考纲,同时解决教学资源短缺的现象。考试内容及每位考生考察科目的改革应在上述行动完成之后进行,不过也不是取消文理分科——而是应借鉴当今西方国家的经验,将科目完全分离,使之直接与高等院校的院系相关联。这样,高中生才能掌握对大学所学科目真正有用的知识,也可以提早参考目标院系招生所要求的学科成绩选修自己的课程。这种模式在当下的环境中很难实行——课程的设置水平及国民素质水平暂时均不适合这种较为自由的模式,必须在得到长足进步之后才能真正发挥出这种将分科进行到底的方式的优越性。但无论如何,取消文理分科是不可取的。


民哲教育称职家长培训班”持续招生中!第4期培训班9月14日开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