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源于相信(作者:助教裴裴)

我和爱人站在火车站的入口,看着儿子坚定地走进去,一如往次,丝毫不曾回头,慢慢淹没在人群中,再也看不见.......忽然又想起龙应台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


再次想起这段话,心中充满的是欣慰,祝福与信任。


作为父母的子女,作为子女的父母,彼此的身份,是在一生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转换的——每一次的目送都是一次成长。想起《目送》,与高三初次读到又是不同的心境与体会。那时我还是一个焦虑的妈妈,儿子则是一个我放不下也不敢不肯放手的在我眼里没有自信,不能独立的,怯懦的。那时读《目送》我会心痛到流泪到不能自持,我觉得我离不开孩子。我以为这样是一个为孩子鞠躬尽瘁,费尽心力的“好妈妈”。那时我一直把自己作为孩子成长的引导者,却无奈的把孩子引到了“死胡同”,茫然的不知出路在何方。就像穷则思变,学习让我想到了试试放手,那时的我没有理论支持,也是心力交瘁的暂缓之策。事实却让我逐渐尝到了甜头,我也曾经在家长群里和大家分享过。近两年来我一直在尝试放手的边界。


学习与实践让我明白了父母的首要角色不是孩子的引导者,而是孩子发现,发展,发挥他自己的陪伴者,以及让孩子变成自己的支持者。父母要时刻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而把眼光转换到孩子的成长,让孩子成为他自己。


每个青春期的孩子都必须自己面对人生中的每一个危机,他们可能会拒绝我们的建议,讨厌我们的分析,即使是温和的警告也会引起他们的反感。父母最好的关心就是相信他们,并且站在那里,等他们回来。


就拿去年暑假的一件事为例。儿子的小女友开学早,儿子提出要送她去学校地武汉,顺便再玩几天。我的第一反应是反对,怎么又去?因为近一年来,儿子已经是第三次去武汉了。这么热的天去武汉?今年已经去过两次了,还要去第三次,来回的花费也是不小的开支。当时我没有马上反对。


我说,我考虑一下答复你好吗?


儿子说,行,那你快些。


回来和老公商量,老公倒是痛快,去吧!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我说去别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反对,武汉今年已经去过两次了,老去一个地方有什么意思?说完这句话我愣住了,记得儿子说过很喜欢武汉,有时候不为什么就因为喜欢,这难道不能成为理由?难道仅仅因为我觉得不想,就可以强迫孩子不想?我忽然知道该怎样和儿子谈了。


第二天儿子和我在厨房进行了如下交谈:


我:去武汉原则上我是不赞同你去。


1、因为今年你已经去过两次,


2、武汉现在正热,


3、如果去别的地方我会全力支持。


当然我知道你既然提出了,就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尊重你的理由。但我也要谈我的想法。如果你还是很想去,我尊重你。但经济上我只会给你小笔的支持。


儿子停了一会儿说:我还是想去,我也明白您的意思,想让我多去些地方多见识一下,我下次会考虑别的地方。经济上不用您管太多,上次奶奶端午节给的钱还有。我省着点,差不多。


我们家长不断纠结的是,这样的支持是否是在没有底线地纵容他,后果会否很严重?


回想之前,当分歧出现时,我会以永远正确的姿态强制儿子服从我的意愿,坚决不让步。结果总会不欢而散,以我儿子的性格,他不属于愈挫愈勇的,一次打击或者说我多次的打击就会变得让儿子愈来愈畏首畏脚,从此不愿尝试。现在,我会尝试画出更大的边界,哪怕试错。我们看到的是他从体验中收获的性格的开朗乐观,从探索中即便跌跌撞撞也充满了探索的乐趣。也是这个过程最终帮助我学习到尊重的价值和真正意义“如果不认同,但尊重他的选择”,给他时间和空间收获成长的体验。


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适合自己成长的路径。


不要轻视孩子哪怕看起来很肤浅的经验,也不要剥夺他们感知的权利。不论孩子的经验和结论正确与否、完整与否、严密与否,都不要急于搬出一大筐的道理和严密的逻辑来推翻掉孩子的立场。在家庭关系中,逻辑是有局限的,它并不能温暖人心。一位哲人说的好,智慧的开始是沉默,智慧的第二步是倾听。


在与孩子的相处中,我也渐渐觉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选择哪一面,有本能也有权衡之后的自我主导。无论选择哪一面,如果这一面能有助于我们很好地面对当下,推动和解决问题,那它就有了正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