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痛苦中寻找自己(作者:助教嘟嘟)

儿子兴高采烈的走过安检口,只回过一次头,我觉得是为了看我哭没哭,同行的同学妈妈已经哭成泪人。我知道儿子最惦记我,曾经在出发前问过我,我已经逃离了,你怎么办?还曾经语重心长的说:“以后爸爸妈妈要多想你们自己的事情,一起出去玩玩,别惦记着我了。”

儿子出国的这几个月践行着自己的诺言,很少主动联系我们,而且在发生比较困难的事情之后很久,才给我们分享他自己是如何克服苦难的。

我突然发现儿子已经不知不觉拉下我们很远,是在什么时候超越我们,还是一直就在低就着我们呢?不是说家长的高度决定着孩子的高度吗?不是说家长改变一分孩子进步五分吗?我刚刚还在低头努力改变自己,孩子已经振翅高飞了。


纠结


儿子从小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但是也不是体育特别优秀的孩子。因为难产心脏不好,医生让练习游泳发展心肺功能,因此连续三年多一直练习游泳,除此之外没有坚持过什么爱好班。小时候练习了电子琴,将仅有的一点点音乐爱好消磨得几乎不剩,只剩下唱流行歌。学习一直是前二十名左右,中上等。

初中上的号称是全市最好的贵族学校,衔接着国外的素质教育,体育课是各种球类,包括保龄球,音乐课是各种乐器演奏,各种社团更是数不胜数,结果这个学校出来的孩子成了全市高中老师最讨厌的孩子,认为他们不听管教,顶嘴,坏习惯多。

就这样儿子来到一所二类高中,儿子立志要好好学习考上重点大学,坚持了两年一直是学校前50、60名。到了高二暑假,孩子看不到了目标,为什么自己的学校进度不如衡中,为什么老师讲的明白考试却不行,为什么总是想学好但是总也管不住自己,考不上重点大学是不是人生就完了?但是为什么考上了重点大学的学生出来还是没有好的出路?在孩子面对这么多的困惑,我却在干什么?我在抓紧改造自己,我脾气急躁,在我眼里没有别人,老公的话从不听,孩子的心理从不理会,我眼里只有状元,只有自己的欲望,只要孩子再努力一点点,一切就会好的,只要我在压一压孩子就会改变了。

虽然也跟着民老师学习,但是其实贪念的还是民老师的名望,是想借助民老师的手能帮助孩子速成,达到我想要的理想。这时候一切阻碍儿子学习的事物都成了怪物,而儿子这时候用心喜欢的女孩子离开他去了天津,孩子学习、心理、家长、老师以及自己积极向上、特别想学习好的想法和不得不马上要面对的上什么大学的问题,像层层大山压得孩子喘不来气。

而这时候的我在干嘛?我开始放手了,在不恰当的时候,开始学习“绣花”,告诉儿子自己的未来自己看着办吧,终于儿子压抑不住的愤怒了,将我的花布撕烂,捶打着自己,嘶吼着。我也吓呆了,不知所措,将这一切归咎于万恶的高考,他爸爸从小太惯纵他,他爸爸生活散漫不求上进没有给孩子树立坚强的榜样,就是没有想到,其实一切都是自己给儿子的伤害,是不切合实际的妄想将儿子折磨着,是从没有一次打心底里理解过孩子的心情,没有给过孩子真心的安慰和肯定,总是让他觉得他还差一点点,达到一个目标后还有一个。

没有办法了,一家子走不出了这个怪圈,家庭跌入了地窖,这时候在朋友的推荐下儿子和我一起去看了心理医生,没想到医生第一次就指出了问题所在,有时候问题就是一张很薄的纸,一切错都在我,家长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才真正的理解民老师的理念,真的从内心去心疼孩子,不是打着心疼孩子的名义在拷问成绩。儿子在我真心的告白下也将压抑很久的心里话一吐为快,我才知道儿子内心压抑着太多的东西,当时儿子在慢慢诉说时,我感觉着他说出的话就像是黑煤盛满了一整列火车,然后儿子轻松的说,好了我开始努力学习了。然后儿子感觉突然的长大了一样,其实是孩子一直很成熟,只是我一直没有看到,儿子好像是释然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是他的口头语。

其实在备战高考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按照他的成绩他最好也不过是个普通本一,当时儿子的老师和学校领导层矛盾激化,在高三上学期老师们还没有全心全力的投入教学,系统的复习也不够儿子当时已经看出这种情况,老师们上课就是发牢骚)儿子想:就是进入重点大学也不能学自己喜欢的专业,进入一个普通的本二本三也没什么意义,因为河北生源分数要比别的省高出很多。

后来高考录取的结果正如儿子预料,他录取的学校和专业其他省的孩子要低于他近100分。儿子说和高于我100分的孩子我还看不上他们呢,我更没法和低于我的孩子在一起了,这一点儿子一直坚持到现在,永远和高于自己的人交朋友,现在在清华上的本科,来他们学校直博的孩子都是他“小弟”要“抱大腿”。孩子当时就下了决心,高考轻松上阵,给自己一张满意的答卷,准备着出国这条路,用儿子的话说,在国内混了文凭很容易了,我要出国证明自己。


备考


高考后儿子真正的备考开始了,因此要参加美国的高考。这里没有人和你同行,没有老师的指引,没有家人的支持,出国的陷阱处处,留给儿子的时间有限。因为当时美国的高考和录取一般都是在寒假前完成的,等中国的高考后美国的录取已经全部结束,而且留给你明年申请的时间也只有半年了,再次因为躲避中国高考很多的孩子选择留美,让原本录取国际生的美国学校的名额显得竞争更加的激烈。第三,爸爸一直反对他出国,一直说家里没钱。第四,要依靠的中介很少,而且费用很贵,基本中介费就四万。出国前花费太大了,对于选择学校和留学在外的几年就很被动。第五,到底自己行不行?适不适合美国?儿子时刻在怀疑着自己。就这五座大山天天压着他,在紧张的高考之后儿子没有休息一天,就投入到了出国的备考之中。

中介选择了几个知名度高的利用两天时间进行考察,选定了一个适合自己的中介和留学项目,在这方面儿子显示出了独到的眼光和清醒的自我认识,也比一般的家长清醒,这一点让近二十年从事留学中介的老师也非常佩服他。

儿子开始了全天全英文的学习,做的练习比高三复习资料还厚,关键是还要和外教老师沟通包括吵架,在最后的冲刺阶段懂得舍弃,自己又报了雅思冲刺班,儿子晚上九点等雅思老师的回话,因为最后一个名额有人先打电话占了,儿子不放弃,一直等着老师的回话,说服他,“打电话的人不着急我着急我已经在这里等着了,让我先学吧”,在等着的时候其实他心里没有底,怕我不支付他的学费,我当时在电话里有点想哭的感觉,孩子真是拼了,我说,儿子只要你说有用,多少钱都没事,你要老师的卡号我马上打钱。终于在儿子的坚持下,老师让他马上开始学习,儿子自己打点行装开始为期10天的全天候冲刺,最终一举拿到雅思的6.5,其中口语7分,是中国人少有的高分。

在雅思出分的一刹那,我们一家三口放声大喊五分钟,因为我知道儿子太不容易了,这之前他为了同学炒了一个外教,又和另一个外教拍了桌子,瞒着信任他的同学自己出来学习雅思,儿子的话“我没有退路”,结果儿子是他们那届录取最好的学生,也得到了同学的谅解和佩服,和后来的几个外教都成了要好的朋友。其实在他开始美国学校的备考后,我已经无能为力,全靠他自己了。


出国


因为儿子的成绩优秀(雅思6.5,美国高考ACT29),他自己选的学校名次也不是很高,基本中国孩子青睐的前50名学校我们一个也没选,一个是学费太贵,另一个是孩子觉得自己的程度还是不够优秀。全部选的60-100名的学校,这些学校基本上都给了录取,还有两所学校给了奖学金,儿子最后选择了目前就读的州立大学,当时排名95,今年排名80名左右。

儿子在很短的备考时间里取得了胜利让儿子有了信心,开始出国前的准备,每天蹭外教课,为了语言准备,参加各种学校群,获得学长的第一手资料,还参加了外国公司办的广西山区支教活动,与很多的外国青年人一起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

在录取结果到出国的四五个月时间里,他基本上已经做好了从中国应试教育的“老师让干什么”到美国教育的“我要干什么”的转变。自己和外国室友联系,还没有开学室友已经开始称呼他“哥们”,同飞的小伙伴已经联系了7个,有的宁可绕道来北京找他也不就近去香港和上海,而且他没有用学校的接机,是自己联系的学长接机。在接机头两天学长突然滞留机场,这种突发状况发生时,他还拿出来三套备用的方案,这点让我和他爸爸大吃一惊。自己去北京办理签证,还领着别的同学顺利拿到签证,出国体检完毕,智齿一次两颗全部拔掉,亲戚们也好好的告了别,行李都打点完毕,说好了只有第一个暑假回来看我们(现在看现实是:如果1、2月找到美国实习,暑假就不会回来了,如果在美国找到工作的话也不会回来了),就这样顺利的飞走了。


反思


孩子第一学期GPA4,更让人高兴的是,在没有一个国际生参加的演讲课上拿到了A,给中国人争了气。而且自己处理了选课、Drop课、选专业等一系列问题,在别人普遍认为焦头烂额的第一学期他却很轻松,已经为第二学期选了大量学分的课。

这充分证明孩子的能力是超乎我们想象的,我们只要相信他们就行,永远做孩子的支持者。

必要的痛苦是一定要的,痛苦也许是孩子和我们顿悟的良药。要在看似没有出路的时候相信“高人”,借助他人之手。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能为了面子强撑。不断的学习,养成思考,反省,阅读的好习惯,多于志同道合的家长在一起学习,QQ群微信群家长培训班,一切能监督自己学习的手段都要用上,给孩子持续不断的精神鼓励。